快评 | 薇娅偷逃税被罚13.41亿元 直播电商前景几何?

2021-12-21 19:16:38来源:威易网作者:

 目前,薇娅个人微博、抖音、淘宝直播间等社交媒体账号均已搜索无结果。

       12月20日,继“雪梨”之后,直播带货“一姐”薇娅也因偷逃税被罚。经查,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对薇娅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随后,薇娅及其丈夫董海锋先后在微博发文致歉。
 
       目前,薇娅个人微博、抖音、淘宝直播间等社交媒体账号均已搜索无结果。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以及特约研究员等表示了自己的观点。
 
观点一:薇娅之事是典型偷税漏税行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恺浓认为, 该事件的主要处罚原因是“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这钟做法明显具有偷逃个人所得税的恶意,属于税收征管法规定的偷税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纳税人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帐簿、记帐凭证,或者在帐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是偷税。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马恺浓说道。
  
观点二:薇娅被封杀对谦寻文化形成巨大损失 
 
       据淘宝页面显示,薇娅的淘宝店粉丝数量为9185万,淘宝直播账号有超9000万粉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提到,这样的粉丝量无论是对谦寻文化,还是对薇娅个人来说,都潜藏巨大的流量和变现率,薇娅是谦寻文化的IP,虽说公司旗下有50位主播达人,但对薇娅的依赖性强,随着薇娅被封杀,无论是她们自身,亦或是公司,都是及其大的损失。
 
观点三:直播电商到必须整改时期 不能成为“灰色地带”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虎东表示,直播这样的方式,在目前来看,已经到了必须整顿的时候了,很大一个原因是直播本身成为了实体经济的“吸血鬼”。相比于实体经济而言,虚拟经济带来的服务提升或者就业提升,对于实体经济的伤害是非常大的。直播作为当前电商的一种新型的业态,坑位费、流量费、最低价等,正在逐渐吸干实体经济的血液,已经到了不得不整改的地步了。
 
       陈虎东进一步表示,电商的本质,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脱实向虚的特点,直播这样的行为凸显了这样的特点。我们其实也看到了实体商业的门庭冷落,已经没有了商业的烟火气,这样的环境会形成一种恶性的连锁反应。后续以直播电商为代表的所谓吸金能力强的商业行为,基本上都会被整顿,这些行业的所谓头部红人,基本上都会成为现象级红人。
 
       莫岱青也认为,直播带货作为迅速崛起的经济业态,随着规模日益壮大,对于主播的纳税意识需要加强,而不能成为“灰色地带”,这样有助于营造公平并且有秩序的竞争环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程亮律师表示:伴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从事网络主播进行直播带货的群体也越来越大,影视明星、网红等等纷纷加入到该群体中,网络主播已然成为一种新的行业。这次曝出的对“薇娅”的逃税处罚,也包括近些年频频曝出对影视明星、网路主播等文娱领域人员的逃税处罚,说明国家对该类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是逐步加强的,也是实实在在落地的;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这项义务是要实实在在去履行的,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即使是头部网络主播、当红影视明星等等也都不会有例外。因此,接下来可能还会曝出更多的网络主播、影视明星等群体人员因税务问题遭受处罚。
 
观点三:头部主播效应被分散 行业迎来更多机会 
 
       莫岱青表示,头部主播的垄断反而对行业的发展不利。头部直播的背后折射出巨大的资源集中效应,中小主播及长尾主播能获得的空间被压缩。另外对于商家来说也不利,比如双11原来消费者可以通过会场找到自己,而现在要通过主播,实际上就多了一道坎。然后在平台的裹挟之下,商家为了能够进入到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势必要做出让利和牺牲。这样对商业生态来说是造成了不均衡发展,也未必健康。这次事件会让头部主播效应被分散,迎来一波洗牌,其他主播、MCN机构、品牌、商家等迎来更多机会。
 
       目前国内主流的直播电商模式包括,综合电商类:抖音直播、快手直播、淘宝直播、蘑菇街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多多直播等;MCN机构类:美腕、如涵、谦寻文化、交个朋友、聚匠星辰、宸帆集团、遥望网络等;直播APP类:微拍堂、玩物得志、有播、地鼠湾、闪卖、天天鉴宝等;服务商类:有赞、微盟、传播物、闪卖侠、魔筷科技等;电商主播类: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辛巴、烈儿宝贝、瑜大公子等。
 
观点四:监管日趋严格 直播行业规范是长期工作 
 
       据网经社旗下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数据显示,2017-2020年,国内直播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分别为:196.4亿元、1354.1亿元、4437.5亿元、12850亿元。预计2021年交易规模达到23500亿元,同比增长82.87%。
 
       莫岱青表示,如今直播带货已经逐渐成为电商新常态,直播赛道上也涌现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直播电商行业发展出谦寻、美腕、宸帆等MCN公司,同时淘宝、京东、新濠、蘑菇街、唯品会、B站、小红书等电商平台纷纷推出直播功能;快手等直播平台与电商平台或品牌商合作,布局直播电商业务,由此可见,我国直播电商行业多层次竞争格局正在形成,未来各大商家想要在直播电商赛道运营长久,必须遵纪守法,遵守规则。
 
       陈虎东表示,直播行业或许会走向规范,但是政府如何监管、行业如何自律等等,市场如果还是追捧的话,这个规范过程将会很长。这不单单是一个违规逃税的问题,而是一个整体需要考量的问题。以直播为代表的商业乱象,个人认为,解决这种乱象,不是实施一两种整顿方式,就能解决的。
 
       当然,针对头部网络主播、当红影视明星等的偷逃税处罚,不仅警示了其他同业人员,督促其积极、主动的纠正偷逃税行为,也教育了后来者在一开始就要树立依法纳税意识并将纳税义务落到实际。这对于加强直播行业监管、规范直播行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更将有利于平台经济长期规范健康发展。程亮表示道。
 
关键词:薇娅直播电商